• 聚焦熱點  深度解讀  回應關切

    城市視點

    新聞追蹤俠

    數據新聞

    獨家調查

    首 頁

    4年前已定調推倒重建 這幢“資深危樓”為何仍屹立

    2019-05-29 10:37:01 來源:浙江在線-錢江晚報 記者:鮑亞飛

      從2012年底第一次走進錢報記者的視線起,朝暉六區67幢多次成為各級媒體的焦點
      僅央視就上了四次,記者先后7次對其跟蹤報道,而前后五次鑒定均指出其安全隱患嚴重

    qjwb20190529a0004v01b018.jpg

    qjwb20190529a0004v01b019.jpg

      外墻裂縫隨處可見。

      杭州朝暉六區67幢建于1983年,5層4個單元。

      它與周圍陸續建成的12幢房子一樣,起先都是浙江某高校的教工宿舍,名為浙工新村。

      它本來的命運,應該是與散落于這座城市的其他老樓一樣,默默呵護著它的住戶,見證他們的三餐一宿、悲喜離合。

      2015年,杭州下城區政府提出對朝暉六區包括67幢在內的13棟住宅成片改造,推倒重建。得知消息,居民歡欣鼓舞,我們也頗感欣慰,不僅因為這些滿頭白發的老教師終于能圓了安居夢,更因為這一解危模式或將成為杭州危舊房改造的成功樣本。

      原本以為他們早已搬進新家,直到前些天,當年采訪過的業主之一羅老師再次找到我們。

      為什么,這個“資深危樓”至今依然屹立不倒?

      居民:

      夢見好幾次

      房子倒了,人跑不出來

      5月23日下午,我們一起回到了熟悉的朝暉六區67幢前。

      夕陽下的它還是老樣子,只是更舊了些,更破了些。從五樓窗臺開始一直貫穿到墻根的巨大裂縫還在,有幾處打著豆腐塊大小的白色石膏,像是加固用的補丁,羅老師說是用來監測裂縫惡化的。

      在屬于羅老師的2單元102,8年前我們第一次來時需要用蠻力才能關上的窗戶,依然沒有減輕主人的負擔;而那扇由于沉降、時不時要用挫刀挫掉一點邊沿才能關上的防盜門已經退役了。

      “不換不行了,鎖芯都斷了好幾根。開始以為是鎖的質量有問題,后來才明白是被沉降拗斷的。”羅老師說,這套房子目前是他女兒在住,“沒辦法,外孫女在附近上小學,不住不行。”

      2014年1月,67幢進行了建成以來的第五次鑒定,結論是危險性為C級危房。同年4月4日,奉化市居敬小區一幢5層居民房突然倒塌,而就在數月前,它也被鑒定為C級。當年,杭州也啟動了對全市老舊房子的摸底排查,下城區住建局發現朝暉六區的問題房屋遠不止67幢——經專業機構鑒定,66、64、74幢同樣被列為C級危房。

      問題何以如此嚴重?

      居民們有的認為是30年前的施工隊伍沒有建樓房的經驗,做法不規范,沒有挖地基,只用了條形圈梁;有的認為是建幾幢較新的房子時,打樁時使土往這邊擠壓,導致老房子傾斜沉降。但無論哪種原因,帶來的后果都讓這里的住戶這20多年來一直憂心不已。

      許多棟樓的單元門,與路面的落差目測都有5厘米以上。羅老師說,剛建成時單元門本是高出路面的,而現在一下大雨臺階下簡直可以養魚。

      66幢、67幢之間的小區路面,水泥地上的裂縫可以插進成年人的手掌。

      隨機敲開四幢危房中的一戶住家,瓷磚、墻體上的裂紋,或壯闊如地圖上的江河,或綿密似新綴成的蛛網;有的人家陽臺門不敢關緊,一關上就很難再拉開;本應嚴絲合縫的鋼窗,兩扇間的位差卻有近2厘米;紗窗上補著舊床單,那是老鼠咬的;窗欞縫里塞滿碎布條,那是防止老鼠再進來……西諺云:“私宅就是一個城堡,風可進,雨可進,國王不能進”,但在這里,是“風可進,雨可進,蛇鼠也能進”。

      “我夢見好幾次,房子突然倒了,來不及跑出來……”66幢的喻老師說。

      擱置:

      4年前已定下改造方案

      卻未達全小區90%同意

      1994年,朝暉六區進行房改,除少量公房仍屬原高校外,住戶都各自領了產權證。發現安全隱患后,原產權單位曾于1998年對67幢進行壓樁加固、2000年對74幢進行全面加固,但效果并不明顯。業主們提出過拆除重建的訴求,但卻因未達到立即停用標準而無法實施。

      錢江晚報最近一次報道朝暉六區67幢,是2015年8月。

      當時下城區政府將67幢等4幢危房列入了“2015—2017三年行動計劃”解危名單。由于居民代表反對加固的形式,而單幢重建可能會對周邊房屋構成威脅,且考慮到該區域危房較集中,區政府提出了成片改造的新模式,并向杭州市房管局匯報作為全市首個成片改造試點項目,獲得認可。

      羅老師他們還拿出一份去年8月下城區“一府兩院”工作報告會上,下城區政府作的報告。在“下半年工作安排”中,特別提到要高質量完成“十大重點工程”,其中就有某高校宿舍危舊房連片改造項目。

      那又是為什么,讓這幢“資深危房”至今沒有動靜?

      在朝暉六區黨員活動室門口,還貼著一張已經被水汽洇皺的A4紙,寫著“入戶民意調查現場辦公室”。那是去年3月貼上的。羅老師說,問題就出在這次調查上。

      “2015年定下方案,但之后又是城中村改造,又是建地鐵、造快速路,區里顧不上,我們都理解。”羅老師說,去年好不容易開始摸底調查,結果卻讓人失望——因為沒達到全小區90%同意成片改造的最低啟動比例,事情熄火了。

      持反對意見的業主,有的是因為年紀大了不想折騰,有的是擔心拆建后住宅面積縮水,有的則提出不切實際的補償要求……尷尬的羅老師等幾位一直為這事奔忙的業主代表,挨了不少埋怨:當初就該堅持單幢重建的,瞎折騰啥?(首席記者 鮑亞飛 記者 何晟)

    責任編輯:周娜 編輯:吳越
    分享到:
    獨家調查
    Copyright © 1999-2018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線版權所有
    安徽快三360
  • 山西福新时时 十三水平台出租 vr赛车开奖网站 幸运飞艇网下载 bbin体育 极速赛车75秒在线预测 天津时时销量大吗 天津老时时 360时时走势图 七星彩开奖直播现场